企业OA|企业邮箱

企业邮箱1 企业邮箱2

Copyright © 2016 旭川化学(苏州)有限公司

苏ICP备14030598号
EN

News and information

新闻资讯

探索更多新闻资讯

详解美中关税对美国各产业的影响

2018-07-10
详解美中关税对美国各产业的影响

    中美两国关税大战打响,互征关税给美国农业、汽车制造业、船运业、半导体业等多个行业带来影响,甚至好莱坞也可能受到波及。

    美国上周五加征的25%关税涉及中国制造的逾800种产品,从管道阀门、飞机部件到显微镜不一而足,去年这些中国商品对美出口额为340亿美元。一些美国制造商表示,关税将增加美国组装厂所使用组件的进口成本,进而削弱相对于外国对手的竞争力。位于威斯康星州沃基肖的Husco International Inc.的首席执行长Austin Ramirez称,该公司从中国购买的每一个组件都在关税清单上,感觉(美国)是在作茧自缚。Husco生产用于汽车和建筑设备的液压和机电系统。Ramirez称,与日本和德国的竞争对手相比,关税令该公司处于劣势。Ramirez表示,Husco在北美销售的产品是在威斯康星州和艾奥瓦州的工厂生产的,但组件来自该公司用数十年时间建立起来的全球供应链。去年中国的供应商在该公司部件成本中占到三分之一。与此同时﹐一些企业对这些变化表示欢迎。最新的加征关税行动是特朗普政府策略的一部分﹐用于反击美国官员认为的不公平补贴等行为﹐这些做法使得进口中国钢铝产品和大量其它中国工业制成品获得了相对于美国制造产品的成本优势。美国加征关税已导致价格上涨﹐在此压力下﹐对中国钢铁的进口已显著放缓。今年以来﹐随着3月开始征收的25%关税提高了所有进入美国市场的外国钢产品价格﹐美国国内钢价上涨了超过30%。需求和价格双双走高之际﹐近几个月Nucor Corp.、United States Steel Corp.和其它公司已加快了生产。《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在一篇文章中报道过的一家小型钢铁生产商将其提价和加薪的能力归功于关税措施。Nucor首席执行长John Ferriola在最近举行的一次钢铁行业会议上表示:“一切都在改变;美国已不再和颜悦色地要求其它国家遵守贸易规定。”美国制造商表示,未来几个月将就是否提高价格以应对成本提高面临艰难抉择。美国也在考虑在今年夏天晚些时候对额外16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一些美国制造商表示,如果贸易分歧依然存在,它们可能暂停加大对更多国内产能的投资。Ramirez说:“他们下周可能又不征税了,这种不确定性真的非常要命。”

    中国上周五对全部美国进口汽车征收40%的关税可能会令向中国出口大量汽车的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和特斯拉(Tesla Inc., TSLA)受损。宝马汽车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 (BMW), 简称﹕宝马汽车)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 DDAIY)也在美国生产豪华运动型多用途车(SUV),然后出口到中国。这些汽车制造商将被迫提高售价,或者自行消化附加的成本,而这可能会压低其利润。戴姆勒6月底意外发布盈利预警,称中国的报复性进口关税措施将使该公司在亚拉巴马州工厂生产的SUV的销售和利润受到冲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多次抱怨汽车贸易环境不公平,并威胁对进口汽车加征高额关税,迫使美国和外国汽车制造商在美国生产更多汽车。白宫5月份要求美国商务部基于一项国家安全法律启动调查,确定是否对所有进口汽车加征25%的关税。美国汽车业维持了一段盈利期,销量自衰退时期大幅滑坡以来已接近纪录高位。汽车业在华盛顿的主要游说团体汽车制造商联盟(Alliance of Automobile Manufacturers)的数据显示,特朗普提出的加征25%关税的计划可能会减缓销售势头,进口车的平均售价可能上升5,800美元。密歇根州安阿伯的汽车研究中心(Center for Automotive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销售的汽车中约44%为进口车。汽车公司表示,加征25%的关税不仅会冲击美国就业,使用外国配件的美国产汽车的成本也会提高。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最近警告特朗普政府:进口关税将削弱通用汽车的竞争力,尤其是相对于低薪国家制造商的竞争力,同时将导致该公司规模缩小。研究公司LMC Automotive的数据显示,去年通用汽车销售的汽车中约36%为进口汽车,约为110万辆。-- Bob Tita汽车制造商

底特律三大汽车生产商的行业组织美国汽车政策委员会(American Automotive Policy Council, 简称AAPC)称,按一辆汽车中外国产部件所占比例为35%计算,若对进口汽车部件征收25%的关税,将使美国生产一辆汽车的成本增加约2,000美元。据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的一项分析,对于在最后组装前需要跨境不止一次的复杂汽车部件来说,大型供应商可能因多次关税支出而受到沉重打击。企业避开关税的努力将中断供应链。一些供应商也许能够利用美国工厂的闲置产能,提高美国国内产量。但穆迪称,对于那些只有不到25%的制造设施位于美国的汽车部件生产商来说,这难以成为一个选项。这类公司包括Cooper-Standard Automotive Inc.、麦格纳国际公司(Magna International Inc., MGA)和Visteon Corp.。总部位于安大略的麦格纳是北美最大的汽车零部件生产商,根据该公司提交给美国商务部的文件,美国针对德国进口特种钢产品加征关税,这对该公司的冲击尤其严重。麦格纳首席营销长James Tobin在6月29日致信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称,如果美国向汽车和/或汽车零部件加征关税,公司在美国的营运成本将呈几何式增长。德国大型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采埃孚(ZF Friedrichshafen)尚未感受到美国钢铝关税的影响,但首席执行长Wolf-Henning Scheider上个月底警告称,针对欧洲汽车或汽车零部件的关税措施可能会给该公司造成冲击。Scheider称,随着这场冲突进一步升级,公司将更容易受到影响,因为该公司即从美国向欧洲输送产品,也从欧洲向美国输送。根据AAPC的数据,整体来看,在汽车零部件、钢铝等原材料和进口汽车现行及拟议关税措施影响下,输美汽车或轻型卡车的平均成本或增加近6,000美元,汽车行业每年要承担的成本将超过900亿美元。-- Christina Rogers汽车部件部代表

    截至目前,美国、中国和欧盟间征收的贸易关税对船运业的影响料将有限;全球的石油、制成品和大宗商品通常靠货船运输。据《Journal of Commerce》,中美之间上周五生效的关税将影响两国间仅约6%的集装箱运力,包括美国的大豆出口、科技产品和重型机械。如果再对规模160亿美元的大宗商品征税关税(相关措施仍在最后的落实中),那么约1%的全球贸易量将受影响。船运业高管担心,如果对原油、天然气和汽车加征关税,其效应可能成倍放大,给船运业带来又一重打击;眼下该行业正试图从多年下行周期中恢复。去年年底众所期待的复苏并未出现,运营商纷纷发布盈利预警、缩减航线并取消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马士基(Maersk)首席执行长Soren Skou在今年5月份表示:“美中贸易战将非常非常糟糕。”他指出﹐该行业已经陷入运力严重过剩和燃料成本高企的困境。6月份﹐马士基取消了从亚洲至中东和南美的两条航线。今年以来,航运公司的运费只有实现盈利所需水平的一半左右,大多数分析师预计,在2017年获得短暂喘息后,一些运营商将重新陷入亏损。-- Chester Dawson船运

    在科技领域中,受美国新关税冲击最大的是半导体及其相关产品,根据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emiconductor Industry Association)的数据,2017年从中国进口的这类产品规模达到25亿美元。美国新关税瞄准了中国本土芯片行业;中国政府正投入大量资金支持本土芯片业,发展先进的芯片制造厂。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称,中国政府雄心勃勃,想要成为全球芯片市场上的主要参与者。纳瓦罗担心这将导致大量廉价产品涌入芯片市场。不过到目前为止,中国年轻的芯片制造商尚未取得骄人成就。据市场调研公司Gartner Inc.,以收入计,全球十大芯片企业包括美国巨头英特尔(Intel Corp., INTC)、高通(Qualcomm Inc., QCOM)、博通(Broadcom Inc., AVGO)以及韩国的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和海力士半导体(SK Hynix Inc., 000660.SE)。像深圳汇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henzhen Huiding Technology Co., 603160.SH)、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 0981.HK)这样的中国芯片生产商均未能跻身前十。受到新关税冲击的并不只有中国公司。由于芯片制造的全球供应链十分复杂,一些美国公司也不得不应对关税举措产生的新成本。北卡罗莱纳州照明产品生产商Cree Inc.已表示,新关税将给公司带来显著经济损失。Cree位于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的工厂生产发光二极管(LED)芯片,随后将这些芯片运送到该公司在中国惠州的一家工厂,在那里完成组装和封装。完成封装的LED芯片,一部分被运回美国,用于Cree及其客户生产的照明产品。现在,这些LED芯片被运回美国时将面临25%的新关税。-- Jay Greene设备零部件美国贸易代表说,其关税清单中不包括手机或电视机等美国消费者通常购买的商品。但清单中包括美国消费者常购品的零部件,例如服务器和存储设备使用的磁盘驱动器,以及打印机和复印机的组件。美国信息技术产业理事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政策部门执行副总裁Josh Kallmer指出,对这类部件征收关税可能导致消费者的购买成本上升。其原因在于,目前需要缴纳25%关税的半成品部件会进入美国各类科技产品的生产流程。Kallmer称,一般来说,高价值商品,例如定制的个人电脑,都会使用被征收关税的磁盘驱动器、半导体和电路。关税清单中还包含印刷电路组件,即制造远程控制和自动柜员机的组件。另外,电路板上使用的许多元件,例如电阻器和电容器,也面临关税。关税还可能提高部分电子消费产品的维修成本,例如打印机和复印机,这类设备的零部件和附件目前都要承担新的关税。-- Costas Paris半导体

    如今﹐好莱坞电影公司依赖来自中国的数十亿美元票房收入﹐中国的建设热潮推动当地影院数量和票房收入飞速增长。《侏罗纪世界2:失落王国》(Jurassic World: Fallen Kingdom)这类电影在中国经常获得数亿美元的票房﹐中国料在未来几年成为全球票房最大市场。好莱坞电影公司的在华遭遇从许多方面反映出特朗普已列举的在中国做生意面临的各类挫折。中国监管部门要审批每部待上映的电影﹐并且在安排美国影片上映时间方面通常会让国产影片具有优势。好莱坞电影公司高管私下对这种偏袒行为表示过不满﹐但承认这是留在中国票房市场的唯一途径。要在中国影院上映一部影片﹐电影公司需要遵守美中两国在2012年达成的协议规则。两国曾在2017年提出重新修订这些规则﹐但由于双方国内的政治原因﹐为重修这些规则而举行的谈判拖延不决。据美方谈判人员说,贸易战言论尚未影响到目前的磋商,但他们担心中国可能会把电影视为重要的谈判筹码。这牵扯到几十亿美元的利益:目前美国电影公司只能获得25%左右的中国票房分成,低于40%的国际平均标准。这是电影公司在当前谈判中希望修改的主要条款。如果中国决定用电影惩罚美国,那么可以选择从澳大利亚、印度或其他国家进口影片,而不是从好莱坞引进。在特朗普对中国商业行为发起挑战以前,中国对美国娱乐企业的投资已有所下滑。2017年年初,在中国政府官员开始质疑对外投资的动机以及担忧由此导致的人民币贬值压力后,中国对好莱坞的投资浪潮显著减缓。中国政府对资本外流的打击致使米高梅公司(Metro-Goldwyn-Mayer Studios Inc.)与多家中国公司的谈判搁浅,也导致中国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Dalian Wanda Group Co.)放弃了对Dick Clark Productions的收购。在这之后,像前几年那种规模的中国投资几乎再没有光顾好莱坞。-- Jay Greene电影

    光伏行业是第一批受到特朗普政府贸易保护政策影响的产业之一,特朗普政府在今年1月份宣布对进口太阳能电池和太阳能板征收关税。第一年关税为30%,第四年将降至15%。公司表示,这项关税是造成美国太阳能安装价格上升和太阳能行业增长放缓的一个原因。但这项关税也确乎达到了主要目的:提振了美国的太阳能制造产业。在特朗普采取行动前的几个月里,关税威胁一直搅动着美国的太阳能产业。特朗普的行动让国内的太阳能面板安装商与制造商陷入对立,前者的业务会随着廉价太阳能进口导致的价格下跌而增长,而后者的销售会因为进口产品的竞争而被削弱,两者均表示,这关系到数以万计的工作岗位。一些太阳能安装商在关税决定前储存太阳能板的行为促使太阳能板系统价格上升。GTM Research的一项分析显示,部分公用事业级别的太阳能系统价格2017年上半年为每瓦98美分,到下半年已经升至1.03美元。太阳能行业协会(Solar Energy Industries Association)和GTM Research在6月份一份报告中预测,与2017相比,今年太阳能安装规模将出现零增长。但一些人相信,政府围绕可再生能源发布的指令将抵消贸易保护主义行动造成的影响。与此同时,有些公司开始在美国投资太阳能板的生产。韩国LG电子(LG Electronics Co.)北美分公司6月27日宣布,计划在亚拉巴马州新建一个太阳能板装配厂,预计2019年初投产,年产量超过100万件。中国的晶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JinkoSolar Holding Co., JKS)准备在弗罗里达州建设一个太阳能板生产厂,而First Solar Inc. (FSLR)计划在俄亥俄州建厂。SunPower Corp. (SPWR)准备收购SolarWorld Americas Inc.以提高产能,SolarWorld是一家陷入困境的太阳能板生产商,之前曾针对关税措施提起诉讼。-- Erich Schwartzel太阳能板

    受中美贸易战影响,美国种植大豆的农民已经开始付出高昂代价。中国威胁向美国大豆征收关税,加上美国有利天气带来的丰收,已经打击了大豆价格。自6月初以来,大豆价格累计下跌18%,刷新10年低位,市场担心关税措施可能将美国豆农排除在全球第一大市场中国之外。中国买家已经大幅减少了对美国大豆以及玉米和高粱等农作物的订单,同时增加了对巴西农产品的采购。受此影响,美国农民的收入势必下滑。Brian O’Toole在北达科他州克里斯特尔种植玉米、大豆和其他农作物,他近期决定不为自己的农场买入新地,原因正是农产品价格下跌。他称:“我们只能停止支出。”美国农民已经做好面对又一个艰难年头的准备。美国农业部预计,2018年农业收入将跌至2006年以来最低水平,延续多年下滑之势,有些农民已经因此被迫放弃务农。情况可能变得更糟。贸易战正在危及美国农产品的其他外国市场,农场主们担心,经过数十年时间建立起来的外国业务一旦流失将难以恢复。大豆关税可能促使中国进一步投资巴西的基础设施项目,帮助巴西谷物更迅速地运往港口和更远的地方。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研究人员表示,经过一段时间后,对美国大豆征收25%的关税可能导致美国出口至中国的油料种子至少减少一半,令美国产量最高下降15%。美国农场主在数十年的时间里增加了大豆种植,从而在全球需求不断上升时获利,这一趋势可能随着最近的贸易局势变化而逆转。今年春季农场主播种的大豆35年来首次超过玉米。但关税可能促使美国农场主重新改种玉米或棉花等作物。一些农场主表示,如果美国农业或是整个经济能得到长远利益,他们愿意承受财务冲击。商业领域正在发生一些怪现象。由于中国大举购买南美作物,之前通常从巴西收购大豆的一些外国买家现在转向美国。这种转变可能是一种再平衡的开始,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农场主将处于有利地位,一旦今年实现预期中的大丰收,出售形势将会不错。不过农场主们仍希望贸易冲击只是暂时的。O'Toole称:“全世界不会因为关税而食用更少的粮食或减少任何商品的使用,关税只会在短期内影响贸易,我们只希望自己也是幸存者。”-- Erin Ailworth美国豆农

    美国乳品生产商已经越来越多地依靠出口来支持自身业务。作为美国乳品生产商两个主要出口目的地的中国和墨西哥都对美国乳品加征了关税。墨西哥实施的关税措施已经导致美国牛奶价格下跌。自5月份墨西哥宣布对包括几乎所有奶酪在内的美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以来,用于加工的切德奶酪价格下降了逾19%。上周五中国对奶酪和乳清等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乳清是生产奶制品过程中的副产品,可用作牲畜饲料。乳制品合作公司Agri-Mark Inc.经济学家Catherine de Ronde说:“我们所有等级的乳制品售价都大幅下降,这将导致乳制品大量积压。”为了留住顾客,奶酪生产商已不得不降价出售其产品;一些生产商已经暂停接受订单。生产商和分析人士称,考虑到库存高企,国际竞争激烈,各企业将很难为多余的奶酪迅速找到买家。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负责乳制品行业的执行董事Tom Bailey表示,对乳制品行业库存的冲击将更大,很难把这一产品转移到其他市场。荷兰合作银行在食品和农业领域发放贷款。与其他行业的生产商一样,由于美国对进口钢铝产品加征关税,奶酪生产商也预计购买一些使用中国进口金属为原料的设备的成本将上升。总部位于威斯康星州普利茅茨的Sartori Co.总裁Jeffrey Schwager说,他不久前订购的两款美国产洗碗机的价格比他计划的贵了20%,因为这些洗碗机包含进口钢材。如今,他担忧的是塑料薄膜的关税;他从中国进口塑料薄膜用于奶酪包装。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安多佛的Agri-Mark预计,因为美国对进口不锈钢加征关税,建造及维护其乳制品工厂的成本将上升。一些为乳制品行业提供设备的生产商申请了此项关税豁免。其中一个生产商的豁免申请被驳回。根据联邦记录,其他生产商仍在等待答复。-- Jesse Newman奶农和奶酪制造商

    由于钢铁是建造油气输送管道的原材料,管道公司预计美国对进口钢铁征收25%关税将令其材料成本上升。石油巨头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 PLC, RDSA)旗下管道子公司连同Kinder Morgan Inc. (KMI)、Williams Cos. (WMB)和Plains All American Pipeline LP (PAA)一道,要求美国商务部对那些在美国国内无法获得的特殊管道免除进口钢铁关税。美国商务部尚未就这些企业的要求作出决定。Plains All American Pipeline首席执行长Greg Armstrong上月向投资者表示:“我们不应该因为进口了国内买不到的商品而受到惩罚。”美国石油学会(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高级顾问Aaron Padilla称,钢铁关税对管道公司的影响取决于美国商务部是否以及如何给予豁免。钢价上涨的后果因项目而异。能源分析公司LawIQ称,材料费用通常是一个管道项目第二高的成本部分,仅次于劳动力成本。LawIQ研究主管Gary Kruse称,这意味着成本上涨最终可能导致拟定的管道项目推迟甚至停止。他还称,这种情况下,参与方会对项目进行重新评估,考虑是否还有意推进该项目,因为很明显经济因素发生了变化。-- Heather Haddon管道建造商

    美国加征关税的清单中包括中国制造的医疗设备,包括起搏器、成像设备和心电图仪等。在特朗普政府6月份缩减了受影响设备的清单后,美国设备产业受到的整体影响料将小于最初预期。这一调整之前,美国国会约40名两党议员在5月份联名致信,敦促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将进口医疗设备从清单中删除,原因是中国报复举措可能对美国相关设备出口产生影响。据行业贸易组织AdvaMed的数据,约8.36亿美元来自中国的设备和诊断产品目前面临美国新征的关税,而早些时候的预期为接近30亿美元。一个行业关注的问题是,中国是否会用自己的一套医疗设备关税措施来进行报复。加皇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称,雅培制药(Abbott Laboratories, ABT)、百特(Baxter International Inc., BAX)和Becton Dickinson & Co.(BDX)等设备制造商对新关税风险的敞口最大,因为这些公司在中国的销售额在其总销售额中的占比最高。不过,中国市场销售额在其中每家公司全球收入中的占比都不到10%。AdvaMed称,中国上周五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不包括医疗技术产品。特朗普已经讨论了美国进一步的关税举措,这可能引发中国额外加征关税。全球最大医疗设备公司美敦力公司(Medtronic Inc., MDT)上周四表示,基于初步评估,预计美国关税不会给公司带来实质性影响。该公司一名发言人表示,美敦力专注于增强医药疗法的可获得性,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全球,公司希望这些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Rebecca Elliott医疗设备

    欧洲有许多波本威士忌消费者,未来他们将发现市面上波本威士忌的价格上涨了。在欧洲对包括威士忌在内的一系列美国商品加征25%的报复性关税后,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Brown-Forman Corp.表示,预计其威士忌在欧洲市场上的价格将仅上涨10%左右。Brown-Forman Corp.旗下品牌包括Jack Daniel田纳西威士忌、Woodford Reserve和Old Forester波本威士忌。欧洲的波本威士忌市场正在迅速增长。据行业组织Distilled Spirits Association的数据,美国对欧洲的威士忌出口额达到约6.67亿美元,在美国对欧洲的蒸馏酒出口中占到约85%。据肯塔基蒸馏酒生产商协会(Kentucky Distillers Association),过去五年里,肯塔基州产的威士忌(以波本威士忌为主)欧洲销售额每年增长了逾10%。过去几周,由于看起来欧洲加征关税的可能性越来越大,Brown-Forman加快了Jack Daniel和其他几个品牌的出口速度。与欧洲许多波本威士忌分销商一样,总部位于巴黎的进口商La Maison du Whisky目前囤积了足够多的库存,可以确保未来几个月威士忌价格稳定。该公司专门从大型肯塔基威士忌分销商进口波本威士忌、黑麦威士忌以及其他威士忌,在巴黎和新加坡设有门店。La Maison du Whisky的品牌经理Jonathan Lax说:“未来三、四个月,你会逐渐看到关税给威士忌带来的影响,对此我们有些无能为力。”-- Jeannette Neumann, Josh Jacobs报业美国报业反对的是特朗普政府对加拿大加征关税,而非对中国加征关税。对加拿大新闻用纸大幅提高进口关税,推高了很多美国报纸的印刷成本,使其本已陷入困境的财务状况雪上加霜。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商务部对加拿大无涂层木浆纸征收至多32%的临时关税,回应美国公司就加拿大生产商涉嫌倾销和加拿大政府提供补贴的申诉;政府补贴给予了加拿大公司不公平的竞争优势。这一申诉由位于华盛顿州的North Pacific Paper Co.提起。连锁反应非常广泛,牵涉到报纸发行商、图书出版商,以及广告内页和目录生产商。《坦帕湾时报》(Tampa Bay Times)表示,该公司使用的纸张每吨成本从600美元飙升至800美元,今年由此产生的额外成本最高可达300万美元。美国出版商面临的问题是,其大部分新闻用纸都是加拿大工厂生产的,而美国工厂无法提高产量。据美国纸版制造业协会(American Forest and Paper Association)称,随着用纸需求量从1998年的1,360万吨降至2016年的290万吨,目前美国只有五家工厂仍在生产新闻用纸。许多工厂目前在为亚马逊(Amazon)等网络零售商生产包装盒。在报纸出版商的成本上涨之际,由于印刷广告量大幅下滑,且读者和广告客户转向网络,报纸行业目前已然面临重压。不过,目前美国国内每日报纸阅读数量仍高达数千万份,而且出版商的很大一部分收入仍来自印刷业务。2016年被纽约私募股权投资公司One Rock Capital Partners收购的造纸公司Norpac就主张征收此类关税,并且是其中的受益者。该公司称,该关税措施生效后,公司订单量增加,并扩招了50名员工。到目前为止,加征关税措施只是临时性的。预计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将在9月中旬作出最终裁决,出版商们已展开了广泛的游说活动。-- Peter Loftus蒸馏酒生产商

    化妆品和个人护理行业并不是美中关税争斗中受创最重的领域,但使用进口钢材制造的剃须刀和剃须刀片是个例外。美国最大的两家剃须刀生产商已向特朗普政府申请钢铁关税豁免,因为这项关税将使利润丰厚但举步维艰的剃须刀产业陷入困境。生产舒适(Schick)剃须刀的Edgewell Personal Care Co.今年6月份成为首批获得美国商务部豁免的美国企业之一。生产吉列(Gillette)剃须刀的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 Co., PG)的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也申请了豁免,正在等待答复。考虑到Edgewell得到豁免的先例,宝洁对本公司获得豁免的可能性持乐观态度。富国银行(Wells Fargo & Co., WFC)提供的Nielsen数据显示,在美国,一次性和可重复使用的剃须刀是一个规模为20亿美元的产业,这还不包括快速增长的网上剃须俱乐部。这些俱乐部和私人品牌剃须刀一直在分取市场领头羊的份额。舒适得到豁免是依据美国关税政策中的一项条款:当美国生产的必要钢铝零部件在数量和质量上无法满足生产需要的情况下,政府可以给予企业豁免。-- Lukas Alpert剃须刀片

    美国鞋履行业暂时躲过了贸易战的冲击。根据美国鞋履行业组织Footwear Distributors and Retailers of America (FDRA)的数据,在美国进口鞋市场上,中国仍是第一大生产国,去年美国23亿双进口鞋中大约70%产自中国。FDRA负责人Matt Priest称,去年美国鞋履进口商共缴纳30亿美元关税,当中约一半是为中国进口商品缴纳的。Priest在接受采访时称,上周五生效的关税措施并不影响鞋履生产商,但行业正密切关注任何贸易战升级的迹象。他表示,中国关注的不是提高鞋类产量,而是未来高价值商品的生产。但业内人士预计,特朗普威胁将额外加的征关税将包括运动鞋和其他鞋类产品。耐克公司(Nike Inc., NKE)和其他市场领导者一直在将鞋类生产从中国转移到亚洲其他地区,尤其是越南。耐克尤为支持美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Barack Obama)在2015年参加支持该协定的活动时,耐克在其园区接待了奥巴马。FDRA的数据显示,从海外运送到美国的鞋子有数十亿双,但去年只有2,500万双是在美国国内制造。这种对海外制造的依赖以及对未来潜在关税的不确定令制鞋公司难以调整外包选项。Priest表示,如果你拥有一家生产T恤的工厂,你可以一夜之间将生产转移至越南,但制鞋是资本密集型行业,其中涉及到机械,制鞋行业的转移较难。-- Sharon Terlep运动鞋

    关税可能影响美国铁路货运公司,这些公司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受经济增长和卡车货运市场紧张提振,今国内货物运输需求飙升。消费者价格上涨可能降低铁路运输需求并推低铁路运输量。Economic Development Research Group经济学家Paul Bingham称,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商品被征关税,可能对洛杉矶至芝加哥的运送进口商品的西海岸铁路线产生特别大的损害。美国铁路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Railroads) 2017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国际贸易在美国铁路和多式联运货运量中的占比为42%,在铁路运输年收入中的占比为35%,并且贡献了50,000个铁路工作岗位。中国的报复性关税可能损害运输出口农产品的铁路部门。但由于受到关税影响的农产品自3月以来一直在频繁变化,Bingham表示目前很难预料会发生什么。CSX Corp (CSX)首席执行长James Foote在4月份的业绩电话会议上回答一个与关税有关的问题时表示,至于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要看说的是哪一天。-- Sara Germano铁路